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生园地 > 阅读天地 > 好书推荐
背景颜色:              
美文连载:《小恐龙漫游太空》第一章
编辑日期:2014-3-6  来源:六安路小学中铁分校  发稿人:ztfx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小恐龙漫游太空》第一章 蒂姆的新发现

这天早上,哈巴库克·蒂巴通教授不停地在书房里踱来踱去。他的脑袋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已经苦思冥想了整整一夜。有两次,他被轰隆隆的雷声吓得够戗,但没过多久,他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些问题上。

 

乌慈那位聪明勤劳的猪小姐,她给教授管理家务已经好多年了,做事总是那么井井有条。这时,她担心地问:“教授,哼哼!你到底在想什么呢?你的工作实在太辛苦了,这样下去你会生病的。”

 

“想的事多极了!昨天夜里,我对着月亮思考了很久,我特别希望有一天能到月亮上去。你无法想象,我是多么羡慕宇航员啊!过几天,又有一艘太空船要发射了。”

 

“到月亮上去?哼哼,有几个晚上我也梦见过月亮上的事儿,可我从来没想过真的要飞上去呀。你为什么对月亮这么感兴趣呢?”

 

“噢,只是科学兴趣。我喜欢探索一切事物,我希望能够认识月亮是怎样形成的。几百年来,人类一直想弄明白这个问题。我还想知道,那里的岩石是什么样的?月亮的表面是不是覆盖着尘土……”

 

“你说尘土?月亮上?哼哼,你大概说的是金沙吧?噢,让尘土一边儿待着去吧!我压根儿不想知道什么尘土的事。你就没有更要紧的事情吗?”

 

“有啊,比如说,完蛋国王是不是真的没有把小恐龙的秘密告诉自然博物馆馆长那位愚蠢的茨文格尔曼博士。”

 

“哼哼,这倒是挺可怕的!”

 

“还有,不知道国王是不是生我的气?其实,他直升飞机上的那只桶里并没有看不见的鱼,只有海水。还有,我怎样才能到那个有地下湖的山洞里去找大龙虾,教他说话,揭开那古老的秘密这才是最要紧的事。”

 

乌慈想到了她的睡桶,上次已经被当成潜水工具胡乱用了一次,所以她赶快溜出了房间。教授靠在窗边,看着蓝天下的蒂蒂乌岛思考着。他注视着无边无际、蔚蓝色的大海,倾听着远处传来的海象想想凄楚的歌声:“我不知道什么缘故……”

 

在教室大门上还挂着那块大家都知道的牌子:

 

哈巴库克·蒂巴通动物语言学校

 

根据协议自愿入学

 

企鹅企企、大嘴鸟呼呼、蜥蜴蜥蜥都在等着上课。只有小恐龙懒洋洋地躺在地板上耍赖,他背朝下,挠着圆乎乎的肚皮,还尝试着怎样才能准确地把他的鳄鱼尾巴尖儿戳进耳朵眼儿或者鼻子眼儿里。

 

呼呼正趾高气扬地在教室里来回踱着步,反复练习着:“我弗埃(飞)……你弗埃(飞)……他弗埃(飞)……”

 

突然,他吃惊地站住了,差点被自己晃晃悠悠的长腿绊了一跤:“嗨!企企!嗨,蜥蜥我会弗埃(飞)了!我会弗埃(飞)了!”

 

“你到底会什么了?”蜥蜥问。

 

“我会发‘ei’这个音了。你们听:我弗埃(飞),你弗埃(飞),他弗埃(飞)……”

 

“可我听着还是‘ai’的音。”企企说。

 

“刚才我还弗埃(飞)来着。”呼呼难过地垂下了长着大宽嘴的头。

 

蜥蜥忽然大叫起来,听起来就像蒸气阀门在漏气:“嘶嘶……”

 

小恐龙使坏,用他的尾巴尖儿瞄准蜥蜥的耳朵插过去竟然丝毫不差!

 

蜥蜥转过身嚷道:“你这个没教养的坏蛋!”

 

“呜呜……”小恐龙捂着眼睛哭了起来,“蜥蜥骂我。”

 

房间的门忽地一下就被推开了,乌慈站在门槛上,嘴里叼着一块湿抹布。“哼哼,”乌慈嘟哝着,“谁在惹我的小宝贝?哼哼,你们就不能让小恐龙安静一会儿?”

 

小恐龙双手遮住脸窃窃笑着,从指缝里偷偷往外看。

 

“是小恐龙不对!要骂也应该先骂他!”企企气愤地嚷着。

 

教授也跟着乌慈走了进来。他趿着拖鞋,穿着红睡袍,头发乱七八糟,平常他由于要思考太多的问题总是忘了梳头。

 

蜥蜥躲开乌慈嘴里的那块湿抹布,逃到了摇椅下面,撅着嘴独自生起了闷气。

 

乌慈不屑地哼了哼,摇着她的小圈儿尾巴走开了,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但是,教授又把她给叫了回来:“我要和你们大家商议些事情,蒂姆到哪儿去了?”

 

“来了,蒂姆来了,”呼呼从窗口往外张望,“难道今天又不上课吗?我刚刚能够把弗埃(飞)说得这么好哦。”

 

“那个字念‘飞’,呼呼你总是发不出‘ei’这个丰(声)。”企企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那是‘声’,不念‘丰’,如果你注意到的话,企企。”

 

蒂姆把他长着红头发的脑袋从窗户外伸了进来。

 

“好,你也来了,”教授说,“我已经决定,我们要进入洞穴,揭开大龙虾的秘密。”

 

“是吗?我不相信!”蒂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当然要去!”教授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

 

“我讨厌那个大龙虾!哼哼,我不要让他待在家里。教授,我敢肯定他会用大钳子夹我!”

 

“没错!准会用钳止(子)夹你的屁股!”蜥蜥在摇椅下边叫道,说完还哼了一声,又撅起了嘴。

 

“怎么会呢?大龙虾待在洞里是不会出来的,”教授说,“问题是我们怎样才能进到那个洞里去?”

 

大家都知道,只有一条通道可以进去。更准确地说,是一条地下潜流,在原来的入口坍塌之后,他们曾经通过这条潜流救出了国王、国王的仆人萨米和蜥蜥。

 

乌慈想起这件事,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噢!哼哼!”乌慈愤怒地叫道,“教授!我决不会再拿出我的睡桶!我不能让想想把它放在肮脏的、充满鱼腥和海藻臭味、咸不拉叽的海水里。我花了三天时间清理,但还是没有原来的一半干净。这些日子,我天天晚上梦见扇贝、海蜇、鲨鱼……恶心!恶心!哼哼!不,不,你可以用帘子和垫子,为什么非要用我的睡桶?我现在就躺进桶里,在你发誓决不动这个桶之前我是不会出来的,教授!”

 

“太好了!”企企用小翅膀拍拍肚皮,“太好了,乌慈抗议示威了你要不要绝食呢,乌慈?”

 

乌慈生气地跑了出去,她真的钻进了门前的睡桶里,她决定再也不出来了。

 

“啊啊……”教授很不高兴地说,“那我们就试试蒂姆,咱们就用铲子、铁锹、镐头往里挖,尽管这得耗费好几周甚至好几个月的时间。”

 

“没有耕耘就没有收获!”小恐龙哇哇大叫,这是他刚刚从乌慈那里学来的。

 

蒂姆摇了摇头:“你如果看到我要给你看的东西,你一定不会再对那个什么大龙虾感兴趣了。”

 

“什么东西?莫非你找到了一个大饭(扇)贝?”企企对蜥蜥独享大贝壳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扇贝?”蒂姆不屑地叫起来,“痕迹!是火的痕迹!肯定是来自一个神秘的物种……”

 

“呜呜……”小恐龙开始乱叫,“我不要再被打猎的人抓走!”

 

“什么痕迹?在哪儿?”教授边问边裹紧睡衣,趿着拖鞋磕磕绊绊地跑了出去。

 

蒂姆和小动物们急急忙忙地跟着教授往外跑,甚至连乌慈也像炮弹出膛一样从睡桶里冲了出来。

  • link5
  • link4
  • link3
  • link2
  • link1

Copyright © 2013 合肥市六安路小学中国铁建国际城校区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龙讯科技
总部(阜南路校区) 地址:合肥市阜南路66号 总机:0551-62672531 中铁校区地址:合肥市清源路80号 总机:0551-65692039
今日访问量: [管理登陆] 皖ICP备09008877号